博兴农商行4次延期披露年报 15名股东成“老赖”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北京报道, 随着年报披露季的开始, 各家银行陆续发布了2019年年报, 但山东博兴农商行再次失约, 推迟发布2018年年报。 3月30日, 本行发布公告称, “2018年度及2019年一、二、三季度信息不能在2020年3月31日前披露。本行拟在7月31日前披露上述信息, 2020. 信息披露”。 这是博兴农商行第四次宣布延长年报。
        该行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至于推迟发布2018年年报和2019年季报的具体原因,

请向领导询问, 并询问具体业务部门。” 不过,

截至发稿, 本报记者尚未收到博兴农商行的回复信息。 记者注意到, 博兴农商行目前的信息披露情况并不乐观, 直到2018年第三季度。截至2018年9月30日, 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11亿元, 同比下降5.06%, 实现净利润1.09亿元, 同比下降40.55%。 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 据天眼查显示, 博兴农商行有15名股东为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失信公司, 俗称“老赖”。 不仅如此, 2017年末, 博兴农商行本身因“有履行能力但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3月30日, 博兴农商行发布公告显示, 该行发行“2016年山东博兴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I级“等级资本债券”(简称“16博兴农商二级”), 因 由于各项数据审计尚未完成, 2018年年报和2019年前三季度无法如期披露。 事实上, 这是博兴农商行第四次推迟发布信息报告。 去年, 该行还三度推迟披露信息报告。 2019年4月30日, 博兴农商行发布了《山东博兴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信息延期披露的公告》。 公告称, 由于年报尚未完成, 本行2018年年度信息及2019年一季度信息无法在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 预计7月底前披露。 同年7月30日, 博兴农商行重新发布了《山东博兴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信息延期披露的公告》。 2018年度信息和2019年一季度信息将在7月30日前披露, 预计10月31日前披露。但10月28日, 山东博兴农商行再次“食言”。 该行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年报“尚未完成”, 无法披露2018年年度信息及2019年10月31日前信息2019年一、二、三季度信息。该行在公告中再次约定, “拟于2020年3月31日前披露上述未公开信息。” 令人失望的是, 今年3月底, 大家还在等待银行的延期公告。 博兴农商行发布第4次延期公告后, 3月31日,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发布公告, 暂缓披露山东博兴农商行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 报告。 中诚信表示, “我司获得完整评级数据后, 将尽快出具后续评级报告。” 记者注意到, 四次延迟公告均与“16博兴农商二级”数据审核不全有关。
        至于为什么这么久都难以“完成”, 博兴农商行没有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 2016年11月25日, 该行在中资银行发行“2016年山东博兴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券”(简称“16博兴农商银行二级”) 债券市场。 . 二级资本债券发行规模5亿元, 发行期限10年, 利率4.7%。 目前, 已有“16拳农商二级”。 去年11月底, 博兴农商行发布了“16博兴农商二级”2019年付息报告, 确定2019年11月29日为付息日, 并公布了付息方式。 15名股东成为“老赖”博兴农村商业银行, 前身为山东博兴农村合作银行, 2013年改制, 同年9月29日注册成立。 由于博兴农商行多次推迟发布2018年年报和2019年前三季度信息报告, 目前该行信息披露时间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诚信在2018年博兴农商行披露 银行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称, 博兴农商行主攻传统存贷款业务, 利息投入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2017年, 受利率市场化推进、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 生息资产收益率下降0.17个百分点至5.41%。 从融资成本来看, 2017年本行资金成本上升是由于大额存单及利率较高的理财产品占比增加所致。 2017年, 本行净息差为3.79%, 较2016年下降0.4个百分点。受上述因素影响, 2017年本行实现净利息收入5.81亿元,

同比增长1.21%。 非利息净收入-489.17万元。 受上述因素影响, 2017年, 本行实现营业收入5.76亿元, 同比下降0.28%。 经营效率方面, 2017年, 本行加强成本费用控制, 业务及管理费用有所下降。 全年成本收入比上年下降0.83个百分点至31.25%。
        受上述因素影响, 本行2017年实现拨备前利润3.92亿元, 同比增长3.88%。 在计提计提方面, 2017年, 本行加大计提力度, 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1.62亿元, 比2016年增加16.44%。受上述因素影响, 2017年该行净利润有所下降, 净利润合计1.7亿元, 同比 年下降1.82%; 平均资产收益率和平均资本收益率分别为1.14%和12.03%, 比上年下降0.16和0.86个百分点。 2018年以来,

博兴农商行的收入和净利润进一步下滑。 该行2018年三季度报告显示, 截至报告期末, 博兴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4.11亿元, 同比下降5.06%; 净利润1.09亿元, 同比下降40.55%。 事实上, 博兴农商行不仅经营不景气, 股东的素质也堪忧。 天眼查显示, 该行共有137名股东, 其中15名股东为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失信企业, 不少股东已接到法院命令限制消费。 此外, 2017年末, 博兴农商银行自身被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 理由是其“有履行能力但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此外, 该行在合规经营和风控管理方面也存在漏洞。 去年4月, 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刑事裁定书显示, 博兴农商银行开发区分行行长傅肇星违反了“山东安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违法行为。 得知山东安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根据《商业银行法》和《贷款通则》的有关规定, 先后向安昌公司发放了5笔贷款, 共计2400万元, 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被滨州市滨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个月, 并处罚金8万元。 元。 去年4月10日, 银保监会披露的处罚信息显示, 博兴农商银行因“违规贷前调查不当”被滨州市银保监局罚款35万元。